此号不发文
要么话唠要么失踪

【殊琰/NC-17】共老(中)(赐婚梗+双向暗恋)

【食用注意事项】

1、依旧感谢 靖王王夫 姑娘的点梗,上篇艾特过了所以不扰

2、没有逆案!没有逆案!没有逆案!重要的事也还是说三遍

3、天真地以为这次不用中篇了结果字数又超了……QAQ肉还是在下篇(跪

【补个前情提要】

太奶奶:“天凉了,是该让景琰和小殊成亲了。”

林殊:计划通(๑•̀ㅂ•́)و✧


【正文】————————————————


太皇太后恩威在上,后宫也各怀夺嫡心思,觉得对手能少则少,也一并顺水推舟。群臣也只以祁王马首是瞻,对其他皇子不甚在意。于是,皇帝赐婚的旨意很快就下来了。

成婚之日定在三年后,待受领了旨意,林殊却自请去了北境戍边。梁帝对这个天资聪颖的小外甥本来就甚是喜爱,本想着这几年让他在金陵赋闲也好,但林殊似是铁了心意,并不松口。想着两人也不会有嫡亲子嗣,圣上对这门亲事也就没有再多疑心。


一时间,皇家上下,朝野内外,林殊和萧景琰成了众人口中的天作之合。这时却仍有两个人忧心忡忡,一个是惠妃,另一个就是萧景琰。

惠妃和静妃在宫中也是交好的,她在深宫待了这些年,多少知道四周人心几何。于是她刚从太皇太后那里回来便移步芷萝宫,想着要好好劝解一番静妃。

“景琰怎么说也是郡王,没有子嗣自然也不妥当……古来三妻四妾也是平常,再给他立个侧妃,添个一儿半女,总归……”

“姐姐,恕我失礼,我并非有意打断姐姐的话。我知晓姐姐的好心,但这须看小殊和景琰的考量,不是我能做主的事。”

静妃面色沉稳,往事历历却浮上心头,在林府这许多年下来,她早已将林殊视如己出。

“何况,我也不忍心小殊受这般委屈。母凭子贵,就算景琰待他一如既往,你又要小殊如何自处呢?他那个性子最是吃不得亏,有些天意难为之事,何苦拿来逼迫于他。”


既然两个人战场上拿生死盟过誓,朝朝暮暮亦不是儿戏。

萧景琰是静妃一手带大,又怎会不明白这一点。他与林殊是总角之交,彼此之间,一举手一投足,都了然于心。可要想着后半生举案齐眉该是如何,萧景琰心里仍是没有底。

若说要“为君洗手做羹汤”,也实在太难为他。就那么一次他心血来潮帮母妃打个下手,还弄混了榛子和栗子,差点要了林殊的命。


萧景琰已经习惯了插科打诨的林殊,却从未想见他含情脉脉的样子。他目送林殊出城那天,还是忍不住追到了城门口,连马都没来得及叫一匹。

林殊听见七皇子在后头声声唤着,甚至有一刻软下心来想要反悔留在金陵。但他还是狠了心,连头也没回。毕竟有些事,终归只能靠景琰自己想明白。

“小殊……山高水远,一路保重。”

还好队伍这次不是急行出征,萧景琰很快就追上了林殊的坐骑,想也没想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心里一直盘桓的许多话,除了这句,却都也讲不出口了。

萧景琰还没缓过神来,唇上却突然落下来一个吻,轻得如同蜻蜓点水。可那只拽着他衣襟的手却仿佛恨不得把他揉碎。


转眼到了林殊自请戍边的最后一年,北境遭了百年不遇的奇寒,大梁将士冻死冻伤者不在少数。奏折呈上来之后,皇帝正思量着指派谁去运送军资,萧景琰便自告奋勇站了出来。毕竟七皇子耿直刚正,又有在外行军的经验,故而大臣们也都纷纷附和。


萧景琰固然是存了私心的。虽然他说服自己只是牵挂一同征战的兄弟,那个小火人根本不需要他担心。可当他步履匆匆进了林殊的大帐之后,原本就未停止过的念想像风雪般铺天盖地,几乎要将他淹没。


七皇子一步步走近了榻边,地上铺了软毯,帐里只剩下火盆烧得劈啪作响的声音。

林殊看起来的确是睡着了,萧景琰探出手去,轻轻了碰他的额头,麻木的指尖一下就感觉到了暖意,竟舍不得离开了。

“……冻成这样,要给我冰敷退烧吗?”

本来不想说话的林殊低哑地嘟囔了这一句,倒把萧景琰吓得赶紧把手给挪开了。


“现在子时,军资我已经安排人下去分发了,你接着睡罢。”

“睡不着,我冷。”

萧景琰自然立马就心疼了。小时候林殊怕黑跟他撒娇要一起睡,就算被子全被他扯了,萧景琰也是怕他着凉由着他的。

“你呀……我刚刚给你暖手,你给我暖身子,总不过分吧。”

林殊话里带着调侃,目光却灼人。他已经很久没这么近地看过他了,虽然三年过去,萧景琰的面容不复往日的少年稚气,唯有青丝如绸,目如寒星,仍是经年未改。


萧景琰奈何不了他,只得顶着林殊毫不遮掩的目光卸了披风和外裳坐到榻沿上,林殊知趣地往里挪了挪,萧景琰背对着他,也就那么躺下去了。


【未完】

评论 ( 15 )
热度 ( 220 )

© 黑犬过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