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号不发文
要么话唠要么失踪

【苏靖】遇狐(下)(小甜饼一发,狐妖设定)

最后还是要感谢@决明子 姑娘点的妖精梗
前情提要:林殊终于和小狐狸爬上一张床了,千年等一回啊(x
好吧评论都说要污,lo主预定剧情也是这样的,虽然没写过这么大尺度但还是尽力炖肉渣了qaq我这一段污得实在很……磨蹭,以至于字数爆太多(x
PS.林殊生辰二月初六是网上查到的,如有误请指出

——




“小殊,那什么……我……我先起了……”
林殊看着竹马一副欲语还休憋红了脸的小模样,真个是恶向胆边生,他肖想多久忍耐多久,恨不得此时一股脑全发泄了。

萧景琰打从母妃坦诚自己的身份后,便是心里有鬼提着一口气的,当日答应得干脆,可到了挚友面前,仍是怕他对自己另眼相待,日渐疏远。宫墙之内,待他好的人原就不多,能陪他戏耍的更是寥寥,独独一个亲近他、陪伴他又无所顾忌的,便是林殊。平常有争执,也都是他让着林殊,静妃说,你毕竟大一岁,是兄长;七皇子自己也总是担心林殊玩伴有多,再不理会他,所以才百依百顺。

——可眼前的林少帅哪里有半点平日张扬不屑的样子,全然是一副看痴了的情态。萧景琰没察觉出他目光里如饥似渴的欲求,还以为露出了狐狸尾巴,又强装淡定地把被子扯了过去。这一下,林殊终于趁乱果断下手了——

亵裤下的那个小东西,果然也是硬的。
身体最脆弱的地方被握在别人手心里,萧景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脑子里都开始过各种兵法精粹,终是僵持在那里让林殊占了上风。

七皇子手足无措,而林少帅其实也好不到哪去,那本活色生香的图志他上次不过才瞥了几眼,就被纪王叔给收走了。收拾的时候还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嘟囔着“小孩子家不学好”。而林殊当时满脑子都是景琰目含春水朱唇开合的模样,完全忽视了这书正摊在王叔书案上的事实。

林殊自然是下了手就不会停的脾气,全凭着少年血气在萧景琰颈间磨蹭。七皇子下身本就憋得难受,感觉到林殊手上还在动作,更是又羞又怯。他领口被林殊蹭得半敞开,隐约可见泛起浅绯色的胸口。林殊只觉得心口灼得厉害,竟不敢多看他一眼,只好一直停在他耳畔没有往别处挪动。

“景琰哥哥,好景琰……你舒不舒服?”
耳边传来这一声缠绵嘶哑的“哥哥”,萧景琰几乎想以头抢地。小殊已经很久没这样叫过自己了,他那么要强的人……还来不及觉得肉麻,下一秒萧景琰便断断续续地喘了起来,林殊用来舞枪弄剑的手还带着些薄茧,把他下身那里都照顾得妥妥帖帖,一处不落,从未经历过情事的处子之身已是到了强弩之末。

林殊也实在是忍不下去了,他手上那点功夫都是自己摸索出来的,虽然知晓七皇子必然是不善此道,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也只好引着他往自己那处动作,把他紧张到攥起来的手指一点点拨弄开,然后便急不可待地挺身凑了上去。

二月初七,金陵寒风刺骨,宅邸处处也浸透着阴冷,被衾之下却是一片春意暖融。

萧景琰已然是全凭着本能在动弹,生理上的巨大刺激让他已经顾不得手上的物事了。林殊被他撩得难受,只好自己把两个人都攥在一起,这才泄了出来。

两个人都浸在云雨余欢里还没回过神来,林殊连一根手指都不愿动,脸颊上却被什么毛茸茸的东西挠来挠去,他刚转过头去,便看到一片白色的绒毛,再侧过去,是景琰满布泪痕的脸。

“可惜呀,我还是猜错了。”
七皇子不是水牛精,而是只狐狸精。虽然静姨私下跟他打过个不明不白的招呼,他也表明了自己待景琰的心,可没想到这一面倒是比他想象中的可爱多了。

萧景琰根本没心思听他说什么了,只是又缩进被褥里蒙住头。林殊在一旁不紧不慢地拾掇起衣裤来,心里还没数到十下萧景琰就刷地掀了被褥坐将起来。

“膻死我了……”

林殊到底没绷住,扑在他身上差点笑厥过去。七皇子也懒得推动他了,只是用绵软蓬松的尾巴轻轻裹住他的脊背,怕他不小心着了凉。



……

林殊战死的第十三年,江左盟盟主梅长苏以谋士之名重归帝都金陵,以一己谋略、倾全盟之力平反赤焰逆案,并扶助皇七子萧景琰入主东宫之位。

大事已了,苏宅却被一株冰续草搅得人心浮动,虽然蔺少阁主已言明,若以此为药引,必要用十条人命来换,梅宗主也定不会答应,可盟里一干人等终归是不甘看着这一丝希望也破灭掉。

然而就在梅长苏准备动身离开金陵的前一天晚上,苏宅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他只说与梅宗主有要事相商,断是没有人敢拦他的。甄平只是奇怪,如今这一位找宗主是最不需要遮掩的,为何深夜顶着寒风过来造访?从头到脚还裹着一袭黑色的披风,只能堪堪看清脸。

“我总有种预感,你今夜会来找我。”
梅长苏放下书册,眼前来人除了太子,还能是谁。

萧景琰脱下兜帽,露出一双雪白的狐狸耳,虽然面容比年少时更为坚毅凌厉,可这双耳朵一冒出来,便能够触及梅长苏心底最柔软的角落。
那等同是他们年少时耳鬓厮磨的证明。

“你知晓我是灵狐,可以修炼救人的法术。望日月圆,是我灵力最盛之时,所以此时来寻你。可我年轻尚轻,修为仍是不足,只有寿命天赐,比凡人多得了四百年。”

萧景琰是一本正经,谁料梅长苏突然“噗”地一声笑了出来,道你可以坐稳五百年江山,纵我有子孙后代,亦无忧也。

少年时的七皇子最受不了他谈正事时这般轻浮,可如今也就顺着他插科打诨,展颜一笑,说我那四百年不要也罢,换你四十年阳寿,还能活到从心所欲的那天。


“余生无你,又有何意趣?”




【完】



——


完结了,谢谢大家!!下篇用灵力救苏兄的脑洞来自@一点潇湘 姑娘的评论,总算找到一个HE的理由了嘤嘤。《遇狐》写得还是比较仓促,也有很多不足,不过目的也就是甜甜甜,我自己也写得很开心,这就足够了。


昨天深夜撸文撸到一半室友突然急急忙忙发消息问我怎么样,才知道巴黎出事了,人在法国南部还是吓得半死,本来有打算这周去巴黎,因为周五要补课+没人陪所以作罢,后怕……希望大家珍惜当下,珍惜眼前人。QAQ

有缘下篇文再见啦。

评论 ( 15 )
热度 ( 175 )
  1. sherry's house黑犬过河。 转载了此文字

© 黑犬过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