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号不发文
要么话唠要么失踪

【苏靖】遇狐(中) (小甜饼一发,狐妖设定)

依旧感谢@决明子 姑娘点的妖精梗
前情提要:小狐狸萧景琰知道自己半人半狐的身世后就被娘家赶出门了(大误
预定这一章林殊要上线的,不过换了个角度写ww
谢谢大家喜欢,正文请慢用。

——

林殊战死的第十年,正月既望,琅琊阁初雪,万里苍山亦白首。
年年相似,唯有此心,思虑愈深。

蔺晨还是那身万年不换的飘飘白衣,口气也是一如既往地惹人讨厌。
梅长苏如是想。

“怎么,又想帝都那只小狐狸啦?思春也不看季节?”
光说也就罢了,还直接把手蹭上了梅长苏怀里的暖炉。要是当年林殊那个脾气,早就甩他一脸炭了。
梅宗主仍是一脸凝重:“……就是到了季节,我才总担心他脱毛。”

……

“哎哟呵,担心别人?你先担心担心你自己这一身毛吧,最后这一次要是还脱不完,就别想着见他了……”
蔺少阁主对他喜欢上个狐妖这事儿,一直是费解的。要说美得上天入地都难寻迷惑君上扰乱朝纲那种,他也就理解了,可这一只听他描述,不过就是个耿直到不能再耿直的傻小子。就被人亲一下还会吓得逃进丛林不出来呢。

“有你在,我担心什么?倒是景琰,自立府邸亦有十年之久,却不得圣宠;常年行军在外,纵有娇妻亦难顾。你说他心里,苦是不苦。”
蔺晨嗤笑一声,道你当初为查一个女人都要差遣我,都说了是侧妃还要吃醋,十年了气量也不见长。

“……飞流要娶小姑娘,你拦是不拦?”
“他敢!小没良心的!好了伤疤忘了疼!啊呸,忘了大夫!他当时被那个丫头片子甩脸色的时候我是怎么……”
于是梅宗主成功转移了话题。

“诶,说起来,昨天你昏迷的时候,飞流大概是第一次看见,难过得跟死了亲爹似的,守着你眼泪一直掉,又怕不小心哭出声来吵你。劝他回去又不肯,倔得不行。跟你家那位估计前世是兄弟。”

也许吧。
他一介罪臣,连牌位也没有,七皇子又该对着什么伤心难过,他一概不知。
林殊记忆里的萧景琰,摔折了手不会哭,被皇帝训斥不会哭,被兄长们排挤亦不会哭。只有一次,他拿自己最喜欢的榛子酥分给他,结果林殊在床上躺了一天一夜。好不容易下了床,才从静妃那里知道原来自己是对榛子过敏,想着景琰肯定心里不好受,林殊找了半天,才在灶房里找到他,一边哭一边嘴里还塞着榛子酥。萧景琰见林殊突然进来,差点呛得断气,还手忙脚乱地把剩下的一堆都扫进了柴火里。

再后来,便是林殊十六岁时生宴,两个人久未谋面,不知有多少话要讲,晚上就卧在一张榻上睡下了。谁想到清晨刚醒来,林殊便察觉到自己下半身有些不对劲——更麻烦的是,他发现自己还被圈在人怀里。
……
镇定。镇定。这种事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林大少爷盖世英明不能毁在这一时——
他往里侧了侧身子,想从景琰臂弯下挪出去,突然惊天一声炸雷:
“小殊,你醒了啊?”

林殊实在反应不过来,下意识地竟然就把被子往自己身下扯,结果偏偏这一下却碰到了一个不该碰的东西。
——天要亡我。
林殊如是想。

【未完】



——

对天发誓,手残真的不会写肉。但lo主总是写着写着就想污,我怎么就管不住我这手呢(x
下章林殊就知道景琰是狐妖了,上篇决定搬到林府就是刚好在生宴之前,再强调一遍设定,小时候的景琰是不会露出耳朵尾巴的,青春期才会(抱歉有点出戏……)。

评论 ( 16 )
热度 ( 163 )
  1. sherry's house黑犬过河。 转载了此文字

© 黑犬过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