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靖】遇狐(上)(小甜饼一发,狐妖设定)

感谢@决明子 姑娘点的妖精梗,于是写了静妃是狐妖,景琰半人半狐的设定,兽耳play有,写完发现自己好啰嗦于是分了上下orz

怎么说呢写这篇文的时候还是有种扯淡扯远了的感觉(。等林殊上线应该就好了吧嗯(_(:з」∠)_妈惹原来我是真的不会写傻白甜

以及我明明是写点梗文,怎么还是觉得没梗可写啊哭

——

“母妃,我想…”

“来,这是你最喜欢的榛子酥。”

萧景琰只好鼓着一张包子脸闷闷不乐地复又屈膝坐了下来。打从上次他不小心把景桓推进了水池之后,母亲已经禁足他整整三日了,虽然没有严词厉色,也好吃好喝地伺候他,但这个年龄毕竟好动,心里也怕哥哥误解于他。

可他自己哪里知道,要不是静妃在皇帝面前编出一套诚恳的说词圆了又圆,他早就被萧景桓那副尖牙利嘴给害惨了。

“皇兄怎么能说我是妖怪呢,我有哪一点长得不像人了?就算我上次蹴鞠赢了他,也不至于如此刻薄…”

萧景琰没有再说下去,母亲这么凝重的神色他素来还未见过,他印象中的母亲,即使是泰山崩于前,怕是连眼也不会眨一下。

“母亲,可是有什么事不曾告诉我?”

静妃凝神看了他好一会儿,才松了松眉头,悠悠地说了一句:“我当年作出决定的时候,就知道,终会有这么一天。”

“你会长大,不会一辈子呆在芷萝宫,只是现在你还未及弱冠,有些事,你终归逃不开的。”

山中有狐,历千年修炼通人性,为报林家偶遇救治之恩,而化人形,以神农之技保得林家千金玉体安康,随林氏入宫后,诞下皇七子萧景琰,赐封嫔妃之位。

萧景琰全然是听得愣住了,手里半块榛子酥也滚落在地上,碎屑撒了一地。

母妃是狐妖?怎么可能?

他之前不是没读过《山海经》这样的奇闻异志,可只当是虚无缥缈之物罢了,从未料到有朝一日能亲眼得见。

可若母妃是狐妖,那他又是什么?

“景琰,你和我不同,你还流着一半人类的血,不然以你现在的年纪,是不可能有人形的。只是……”

“只是,我终归仍与他人不同,是吗?”

静妃轻叹了一声,探身过去用冰凉的指腹揩去了景琰脸上那一点泪珠。她这个孩子什么都好,孝顺懂事,天不怕地不怕,就是不能动情,一动情便泪水涟涟,要是在他人面前大概还会一直强忍着。这时一条毛茸茸的白色尾巴突然从萧景琰身后冒了出来,静妃一见,心下已然明白。

“景琰,你往后切记,绝不可在人前哭泣。”

狐族里不是没有与人类通婚的先例,虽然静妃在妊娠时注入的灵力足以保持他孩童时的人形,但她亦知道景琰在成人前这三五年时间可能会时不时露出原形,但并不知契机是什么,这个是因半妖的体质而异的。

既然让他出生在这宫墙之内,便要护他周全,这可一点也不比在丛林山野生存要来得容易。静妃早就想过,若景琰不慎被发现了,自己带着他远走高飞便是,任他精兵强将再多,也未必寻得到两只白狐。

可景琰已经长在此处,习皇家礼仪,享衣食无忧,若非万不得已,静妃也实在不忍再带着他风餐露宿。

“母亲……”

萧景琰两只小小的狐狸耳朵也耷拉下来,模样甚是可怜。

“这件事,能告诉小殊吗?”

静妃连宸妃也没有告诉,因为并无必要,小殊那个孩子虽然张扬,对景琰却是一片坦诚。他又会怎么做呢?

“景琰,好孩子,为什么要告诉小殊?”

“我不想瞒着他。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萧景琰是三岁看到老,打小耿直惯了,他更怕小殊以后发现了,更不好收场。可是……

静妃只沉思了片刻,回他道:”好。那母妃就让你暂且住到林府去吧。“

”……………………诶??“

于是小狐狸彻底地蒙圈了。

【未完】

评论 ( 12 )
热度 ( 264 )

© 黑犬过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