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来我小时候对性防备的意识可能是来自国产剧各种被逼到角落喊救命的恶俗桥段,对于没接受性教育的我来说的确应该感谢一下。后来到初中也一直觉得性是恶心的事情,直到高中大量接触原耽后才得以缓解,并且因为入坑文过于重口,基本上达到了一个以毒攻毒的效果……所以我现在对性的意识处于一个不觉耻但也不能接受过分自由的状态(当然别人自由我管不着),就像叶臻对陶可说的那句:思想下山了,身体还在山上。
anyway,感谢脆皮鸭文学大大加强了我国女性的性解放意识。

评论 ( 1 )
热度 ( 1 )

© 黑犬过河。 | Powered by LOFTER